“小格局”戰爭片如何講故事

本報特約記者  董 銘

今年因新冠疫情“夭折”的暑期檔中,由奧斯卡影帝湯姆·漢克斯主演的二戰題材電影《灰獵犬號》(上圖)10日上線後成為近期口碑最好的作品之一。其5000萬美元的中低成本、精良紮實的水準和流媒體平台首播的形式,也引導“後疫情時代”戰爭片製作和放映的新方向。

《灰獵犬號》的護航搏鬥

同樣為二戰題材,與去年縱貫整個太平洋戰場的《決戰中途島》不同,時長91分鐘的《灰獵犬號》聚焦的是1942年發生在大西洋一場並不大的伏擊戰——6艘德國U型潛艇追擊由4艘英美驅逐艦護衞、共計37艘各類運輸船的船隊。漢克斯飾演“灰獵犬號”驅逐艦艦長,雖然是首次擔任北大西洋護航任務,卻憑藉冷靜的判斷和熟練的戰術,在三艘友艦非死即傷的不利情況下,擊沉德軍潛艇,挺到英國飛機救援。該片改編自C·S·福里斯特的戰爭小説《牧羊人》,雖然人物和船號為虛構,卻是基於真實的歷史素材而創作。正如《灰獵犬號》結尾用舊電影片段的形式回憶二戰期間盟軍在大西洋的損失:3500艘船隻被擊沉,7.22萬人喪生大海。

沒有《決戰中途島》那種把美國海軍從上到下、太平洋戰場從前到後全展現的大格局,也沒有《敦刻爾克》中海陸空三種空間和時間線的立體角度,《灰獵犬號》勝在內容緊湊:91分鐘內除了短暫的回憶片段,基本上均為對戰雙方几天之內經歷生死的戰術格鬥。此外,影片中對軍事細節的還原令人稱道——艦橋、作戰室、各司其職的海軍官兵以及大量專業術語,即便觀眾不能全部理解,也能從中感受戰鬥時的緊張氣氛。除了僅有的幾個潛望鏡頭和海上通信的挑釁,全片幾乎未出現德軍視角,友軍也未露臉,觀眾彷彿灰獵犬號上的一名小兵,從所能認知的空間內瞭解戰鬥進程。當然,為了突出戲劇性,影片中還是出現潛艇與驅逐艦機槍近戰、魚雷擦着艦身而過的驚險場面,這在實戰中非常罕見;黑人勤務兵犧牲、艦長站到腳底流血等細節,則延續好萊塢温情配方,讓戰爭中的人性呈現更加飽滿、立體。

“戰火下普通人的英雄主義”

由索尼影業投資、湯姆·漢克斯擔任製片人和編劇的《灰獵犬號》,原定在院線上映,但由於疫情不得不改為線上放映。對主演《拯救大兵瑞恩》、監製《兄弟連》《太平洋戰場》等劇集的戰爭題材愛好者湯姆·漢克斯來説,沒能讓這部作品上院線終歸是件“憾事”,“我一直對原著小説有着特殊感情,花了10年時間準備將其搬上銀幕,最後卻因疫情而不得不線上播放,我總覺得有點傷心。當然流媒體也有很多優點,譬如價格便宜、隨時可看,但我總覺得在畫面和音效上,電視屏幕和電影院之間還是有不小差距。”

在流媒體平台上線後,《灰獵犬號》在爛番茄網站獲得80%的新鮮度,Metacritic影評網站媒體均分為63分,媒體普遍讚揚漢克斯的表演“再次體現了戰火下普通人的英雄主義”。也有如英國《衞報》這樣的媒體認為“影片滿足於營造緊張、壓抑的基調,沒能體現出戰爭在死亡和悲劇之外的更多層面”。

小兵視角下的阿富汗戰爭題材

在《灰獵犬號》上線前一週,另一部同樣聚焦基層官兵的戰爭片《前哨》(下圖)也低調上線,且獲得不亞於《灰獵犬號》的口碑——爛番茄91%新鮮度,Metacritic媒體均分71分。《前哨》改編自真實事件,重現了美軍設立在阿富汗山谷裏的一處前哨營地,53名士兵和底層軍官遭到幾百名塔利班成員包圍襲擊,最後在傷亡過半的情況下,也苦撐到空中支援。該片在肯定美軍基層官兵的軍事素養和英雄主義的同時,也諷刺了美軍高層和政客們的“無腦指揮”——營地建在易攻難守的山坳中,士兵們除了要面臨塔利班隨時發起的襲擊威脅,還要用錢安撫當地村民,“精靈王子”奧蘭多·布羅姆飾演的上尉就因上級的荒唐命令,死在半夜的出車山路上。

《前哨》前半段是枯燥乏味的士兵生活,早日回家的期望被美阿之間的政治交易打斷;最後一小時則是激烈的苦戰,身臨其境的手持攝影和長鏡頭讓觀眾切身感受戰鬥的慘烈。“拍出了扣人心絃的驚悚感,”《華盛頓郵報》如此點評,“導演沒有陷入空洞的驕傲感,而是很好地平衡了樸素的質感和精細的技巧”。由此可見,在《拆彈部隊》《美國狙擊手》《狂怒》之後,如今《灰獵犬號》《前哨》這種小而精的戰爭片在好萊塢越來越受歡迎——並非每一部戰爭片都必須拍成宏大史詩,或許平凡的小視角更適合這個時代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